双城记 之二 欲扬先抑的爱情

走在荒原,就像是走向爱情; 仙人掌都知道我,欲语还休的迁就。 杯觥交错间,就要见底了的你的难过, 弥漫成楼兰最后的一道传说。 拂过我的面容的冷风, 随胡笳孤雁一路旌舞。 用星光为你织布,由岁月熨平潮湿的领悟; 深夜里请记得放声高呼, 好唤醒山谷里的花攒锦簇。 从地底渗透出的沉默让树根都动容, 吹嘘人无尽的离愁。 除了离愁、离愁还有乡愁, 你是否还音容风流 --- 走向旷野,风起白云艅艎,我只待一无所获与心回。 花开不开,你在不在,你在哪里家就在那里。

Continue Reading...

每一个当下都是最理想的样子

少年人总爱憧憬,敝人也不特立独行,也曾想自己的人生会是怎样的光景。眼下的一切没有一样是如意想过的那般,而每当有人问起如何、是否后悔或者有遗憾过我觉得:每一个当下都是好的;无论是逝去的过尽千帆,还是现在的颠沛流离,我都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它存在的那一刻所该有的样子。就好像人不能踏进同样的河流两次,人也是瞬息万变的,每一份爱都不尽相同。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少不经事错把意气用事当作爱情,那是好的,因为煎熬够了经验值才有升级啊!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很大,江湖很小之 力所能及的正义

先跑题 前不久和小伙伴们随口聊着的时候我兴起了做一个“口袋导师”/Uber for Mentors的念头。社会资本分布的不平均一直都是一个额关注多年的问题,尤其是做着私人教育接触了社会不同的阶层以后很让我感同身受穷人家的孩子是如何地从一开始就输在起跑线上,然后年岁渐长差距越来越大;可就好像温水煮青蛙一样,这些距离一点点地先从词汇量、父母给予孩子的时间等慢慢地日积月累,终究造成了穷人家向上攀爬的一大横沟。如果富不过三代,可能穷,则要穷至少个五代或者持续恶性循环吧!当然我指的是一种ceteris paribus的状态。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很大,江湖很小

我通过谷歌找到电邮勾搭上了石哥,心在北京和他见了面,石哥再把我们介绍给了贵州大嘴。再然后贵州大嘴竟然和厦门超导(心13年时一起在新疆嗨的妹子)曾一起在拉萨卖过佛珠。那个我们六月份时才临时从道韵楼跑去被她收留,吃了她几晚的家居烧烤,临走之前还顺带把她家冰箱的啤酒都喝光的超导。我一直都觉得中国好奇妙:分明人与人之间的社会信任特别低,可一直以来我碰到的好多善意往往就来自于陌生人。最让人受宠若惊的永远都是被请客很天经地义,所以我这个人畜无害的海外华侨爱惨回国了。

Continue Reading...

后青春期的事儿

也许大抵青春进行式时发生过的事、(自以为是)爱过的人、都是我们投掷进茫茫大海的漂流瓶;倒是我先搁浅到了海岸上,城市正在灯火辉煌,心事却还在等着被回忆还是悟性还是哲思照亮。黑暗漫及膝盖,我用眼睛把星辉下载;你若在众山之巅把窗开,指不定也能网捉炙热的火柴。 可是回忆,已经没有温度和呼吸; 而悟性,又不是可以计划的东西; 就连哲思,还沉溺在一种近似劫后余生的昏迷。

Continue Reading...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