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的喜悦 The Joy of Literature

最近因为个台湾学生的缘故,姐再次捧起了《边城》、《永远的伊雪艳》、《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与诗集。 念到“自行车的铃声悬浮在空间”/“铃声把破碎的花香抛在悸动的长街”这一类的句子,不由得有一种很美的很愉悦的感觉。 暖暖的十四行,在最后的戈壁书写唯一的抒情,那些悲伤的、快乐的、兴奋的、绝望的一切。于是一切成烟。于是人一无所有了,于是人便成了宇宙。

Continue Reading...

双城记之三 老了

当我开始,听蔡健雅多于孙燕姿; 当我开始,看贾樟柯多于周星驰(更准确地说,其实我一直都不怎么看他的戏); 我发现我老了,老得很一发不可收拾。 开始对所有的花天酒地,完全丧失兴趣。 夜深了宁愿窝在这一床的被子,想远方的你。 想你,喜欢你是我所有的毫无逻辑、外露情绪;这偌大的城市撑不住一只,巴西蝴蝶的展翅可以酿成叫德克萨斯都语无伦次的悲剧。

Continue Reading...

双城记 之二 欲扬先抑的爱情

走在荒原,就像是走向爱情; 仙人掌都知道我,欲语还休的迁就。 杯觥交错间,就要见底了的你的难过, 弥漫成楼兰最后的一道传说。 拂过我的面容的冷风, 随胡笳孤雁一路旌舞。 用星光为你织布,由岁月熨平潮湿的领悟; 深夜里请记得放声高呼, 好唤醒山谷里的花攒锦簇。 从地底渗透出的沉默让树根都动容, 吹嘘人无尽的离愁。 除了离愁、离愁还有乡愁, 你是否还音容风流 --- 走向旷野,风起白云艅艎,我只待一无所获与心回。 花开不开,你在不在,你在哪里家就在那里。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很大,江湖很小之 再见重庆

那时我是想着去成都的。久闻天府之国盛产美女,原先想着甘南之行以后就走蜀道,谁知道后来都出了哪些事。路凹凹凸凸,行磕磕绊绊,竟然惹了畜生,此为其一;接着,成都闹水灾,广州闹台风。真真的人生如戏! 习大大就要在这星洲与马英九分家以后头次见面。这座城市独有你缺席。

Continue Reading...

Peering into SG100: What then next?

I had a conversation with Chung-An the other day about how the DNA of the city-states (alas the last one is no longer a state, so to speak :p) of Singapore, Taiwan and Hong Kong are fundamentally, genetically different because while we started as a composite of the uneducated masses from the South of China and other places, Taiwan enjoyed the exodus of intellectual elites from mainland China, Hong Kong I do not quite know…

Continue Reading...

双城记 之一

这么多,这么多的灯光打造这座城市的辉煌。 但没有一丝,没有一丝贴近我的脸庞。 清晨和傍晚,公园和走廊,怪兽和神鬼忽然横行,把我想你弥漫成雨天车轮湿滑,逢转弯处一发不可收拾的咒语。 踏向自己,走进一座冰冷、隔离的房子。约定,某年某月某日一同踏上征程万里。我还要,还要跨越多少座孤单的丘陵、寄托多少宿的风月、才能圆满这个故事。

Continue Reading...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