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很大,江湖很小之 一支笔和一件衣服

总觉得我是不是应该活得别那么莽撞。忽然就闯进了教育,最近又忽然看起了服装。而冥冥之中,一切的东西都好似有一条隐形的线所牵引。不是亚当斯密的隐形的手,也不是命运,而是类似小确幸之类的东西。 自由经济是一种魔术 我一直觉得自由经济就像魔术一样。一个价格能促成千万人跨时间、跨空间的协作;他们相互说着不同的语言,信奉不同的神明,相见可能还会互相蔑视或者仇恨,却为了让你在走进商店时能买到你要的笔(尽管这决定你没有事先告知任何人)完成了合作。日日夜夜地为远方不知名的你做一支笔。想着就让人挺感动的!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很大,江湖很小之 力所能及的正义

先跑题 前不久和小伙伴们随口聊着的时候我兴起了做一个“口袋导师”/Uber for Mentors的念头。社会资本分布的不平均一直都是一个额关注多年的问题,尤其是做着私人教育接触了社会不同的阶层以后很让我感同身受穷人家的孩子是如何地从一开始就输在起跑线上,然后年岁渐长差距越来越大;可就好像温水煮青蛙一样,这些距离一点点地先从词汇量、父母给予孩子的时间等慢慢地日积月累,终究造成了穷人家向上攀爬的一大横沟。如果富不过三代,可能穷,则要穷至少个五代或者持续恶性循环吧!当然我指的是一种ceteris paribus的状态。

Continue Reading...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