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的喜悦 The Joy of Literature

最近因为个台湾学生的缘故,姐再次捧起了《边城》、《永远的伊雪艳》、《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与诗集。 念到“自行车的铃声悬浮在空间”/“铃声把破碎的花香抛在悸动的长街”这一类的句子,不由得有一种很美的很愉悦的感觉。 暖暖的十四行,在最后的戈壁书写唯一的抒情,那些悲伤的、快乐的、兴奋的、绝望的一切。于是一切成烟。于是人一无所有了,于是人便成了宇宙。

Continue Reading...

每一个当下都是最理想的样子

少年人总爱憧憬,敝人也不特立独行,也曾想自己的人生会是怎样的光景。眼下的一切没有一样是如意想过的那般,而每当有人问起如何、是否后悔或者有遗憾过我觉得:每一个当下都是好的;无论是逝去的过尽千帆,还是现在的颠沛流离,我都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它存在的那一刻所该有的样子。就好像人不能踏进同样的河流两次,人也是瞬息万变的,每一份爱都不尽相同。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少不经事错把意气用事当作爱情,那是好的,因为煎熬够了经验值才有升级啊!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很大,江湖很小之 再见重庆

那时我是想着去成都的。久闻天府之国盛产美女,原先想着甘南之行以后就走蜀道,谁知道后来都出了哪些事。路凹凹凸凸,行磕磕绊绊,竟然惹了畜生,此为其一;接着,成都闹水灾,广州闹台风。真真的人生如戏! 习大大就要在这星洲与马英九分家以后头次见面。这座城市独有你缺席。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很大,江湖很小之 一支笔和一件衣服

总觉得我是不是应该活得别那么莽撞。忽然就闯进了教育,最近又忽然看起了服装。而冥冥之中,一切的东西都好似有一条隐形的线所牵引。不是亚当斯密的隐形的手,也不是命运,而是类似小确幸之类的东西。 自由经济是一种魔术 我一直觉得自由经济就像魔术一样。一个价格能促成千万人跨时间、跨空间的协作;他们相互说着不同的语言,信奉不同的神明,相见可能还会互相蔑视或者仇恨,却为了让你在走进商店时能买到你要的笔(尽管这决定你没有事先告知任何人)完成了合作。日日夜夜地为远方不知名的你做一支笔。想着就让人挺感动的!

Continue Reading...

The Glory and the Dream of the Central Kingdom

The only story that matters in this century is the resurgence of China. I use resurgence because China considers itself the Central Kingdom for a reason. Much as the Jews have always dreamt of reclaiming a lost kingdom prior to Israel, so does China increasingly aspire for its rightful place in the world. We have no idea what rightful will look like exactly – but I am an optimist. After my trip back to China this June, I…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很大,江湖很小之 让家长不再背井离乡,小孩不再留守

黄心今早气急败坏地给额打了好十几通电话斥责阿里巴巴的保安不会英文的时候我还在梦乡。不过这不是重点,毕竟人家马云也曾经那么苦逼地一路走来的,现在不磕惨一点也怪不好意思的。年轻人就当做是磨练嘛。 有人说,人生分有舞台和阳台;我属于脑海里习惯从阳台观望舞台,觉得舞台上的角色、场景、喜怒哀乐真奇特的人。看看舞台上的自己,怎么做起了现在这些事儿,真心是日拱一卒地往前推进;甘心且虔诚地以愚公移山的精神,一个个地打通联系,运粮运军火地让心从重庆去了上海、再从上海到了杭州、明晚飞往贵州。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很大,江湖很小

我通过谷歌找到电邮勾搭上了石哥,心在北京和他见了面,石哥再把我们介绍给了贵州大嘴。再然后贵州大嘴竟然和厦门超导(心13年时一起在新疆嗨的妹子)曾一起在拉萨卖过佛珠。那个我们六月份时才临时从道韵楼跑去被她收留,吃了她几晚的家居烧烤,临走之前还顺带把她家冰箱的啤酒都喝光的超导。我一直都觉得中国好奇妙:分明人与人之间的社会信任特别低,可一直以来我碰到的好多善意往往就来自于陌生人。最让人受宠若惊的永远都是被请客很天经地义,所以我这个人畜无害的海外华侨爱惨回国了。

Continue Reading...

Peering into SG100: What then next?

I had a conversation with Chung-An the other day about how the DNA of the city-states (alas the last one is no longer a state, so to speak :p) of Singapore, Taiwan and Hong Kong are fundamentally, genetically different because while we started as a composite of the uneducated masses from the South of China and other places, Taiwan enjoyed the exodus of intellectual elites from mainland China, Hong Kong I do not quite know…

Continue Reading...

后青春期的事儿

也许大抵青春进行式时发生过的事、(自以为是)爱过的人、都是我们投掷进茫茫大海的漂流瓶;倒是我先搁浅到了海岸上,城市正在灯火辉煌,心事却还在等着被回忆还是悟性还是哲思照亮。黑暗漫及膝盖,我用眼睛把星辉下载;你若在众山之巅把窗开,指不定也能网捉炙热的火柴。 可是回忆,已经没有温度和呼吸; 而悟性,又不是可以计划的东西; 就连哲思,还沉溺在一种近似劫后余生的昏迷。

Continue Reading...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