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还没出走半生

2017年末,我觉得我应该坦然地破碎与重塑自己,而不是一味地以封闭情绪隔离。可过去总像个陌生的国度,即算重访,也茫然那些空间与方向的坐标。我不知道,街坊与巷口邂逅于哪个转角。就好像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一样,我一直都是我,只是随着时间的推进演变有了好多的、陌生的、未知的、可能的、尚未存在的我。那么人应当如何面对稀松平常的、人尽可享的曾经?爱上层楼,一直想流浪到海天一色的尽头却认错了港口。我搁浅于青春的岸。

Continue Reading...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