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这个东西

从我和Jeremy开始做事以后已经有了差不多九个月的时间,我们团队里的人头涨了至少有一倍,前不久总算是组织得起来BBQ聚会开始,我觉得是时候好好构思一下本人对企业文化的一些心得与想法。 穿着拖鞋短裤往莱佛士坊的金融中心跑 其实团队人头这回事很难说得准,因为我们的劳动力都是很灵活地组织起来的,以至于作为麻省理工的面试人员问我:核心团队有两人在新加坡,一人在中国发展业务(还有所谓的“卫星人员”),这是怎么操作的?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上来我们所谓的标准作业程序,要有的话也一般都是我应变而编出来的,哈哈!平时习惯了穿着拖鞋短裤往莱佛士坊的金融中心跑,见客户什么的才穿得稍微慎重点——这些潜意识里的东西往往都是有新同事问起,我才初次把它叙述出来了的。在诉说以前,我们一直都是很心照不宣地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扩张的第一个考量可能就是如此:如何最快地让新员工融入现有的环境;针对这点我觉得对自己文化一定程度的敏感性很重要!其实我们也不爱成天把一些价值观什么的东西挂在嘴巴,而是你日复一日具体怎么做、怎么穿、怎么说的——这就是你的实体文化。我想,这也是一种真诚。Day in, day out, 别人能从你的行为上感受得到文化的。这就是最好的文化,因为它忠于自我。

Continue Reading...

梦想是个帕斯卡赌注

有一个很流行的说法是: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想着想着,本人这个坚定的无神主义者今儿忽然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帕斯卡赌注吧! 要赢,就赢得所有你想体会的世界;要输,就输给追求。 前不久开展了一个受人指导的项目,新加坡管理大学的Shirley说:你要坚定不移地盯住天涯另一端的那一棵树。我想这也可以说是,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内心的指南针或者是头顶的北极星。隐喻多的是,圣贤书读了好多页,却还是过不了这一生——那是因为,人生本来就是一个忐忑的脚步、一次咬牙的激灵地逐渐成行的。如果目标从一开始就确定那生命未免太过无趣! 找到指南针或者北极星并不是要你一直线毫无偏离地走过去,而是…一边享受路上的风景,一边往生命的尽头迈进。每个人都得先找回自己,因为生活的方式有千万种形态,而甲的形态未必适合乙。我看过最有责任心的人都是他/她分享了ta的故事、经历以及处境,可你的路还待定;只是说当你知道在挣扎的不只是你一个人的时候,是不是会让你衍生了更多的、微小的勇气? 其实成功这种东西真是充满了事后偏见,前后逻辑说不得准的;你永远不知道追求梦想最后的面貌会是如何,可这么做是你的最优选择。 图片为南京新街口新华书店六楼的茶坊:台湾盆友开起了有追求的饮食场地,南京的妹子跑去青海逃离会计,然后黄心和在下也还在努力! 有一个未来的目标 总能让我们欢欣鼓舞 就像飞向火光的灰蛾 甘愿做烈火的俘虏 摆动着的是你不停的脚步 飞旋着的是你美丽的流苏 在一往情深的日子里 谁能说得清 什么是甜什么是苦 只知道确定了就义无反顾 要输就输给追求 要嫁就嫁给幸福 ——记于奥巴马当总统最好的一周。

Continue Reading...

Singapore Start-up Diaries: The problem with social enterprises

I have been suspecting for a while that there is something about creating a mobile + web-based platform so that people can enjoy interactive media experiences at every turn (you know, like a walking, multimedia, tour guide but with unique content and features or something) that such efforts elsewhere tend to involve years of work cooped up inside some research lab – I mean, it is not just the amount of time it takes to gather, curate…

Continue Reading...

Addressing the Tragedy of the Commons

I said in 2014, January 31st that “The spectre haunting our world now is the problem of collective action in addressing these systemic failures.” and going through the 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economics text recently, boy did I get an intellectual high from stumbling upon the works of Elinor Ostrom on addressing just that! — Bottom-up governance of the commons — tastefully served by the first woman to win the Nobel Prize in Economics no less. Commons are typically natural…

Continue Reading...

Day 6 – Romancing China

China has always been this vastness that contains immense romance and mystique to me from since I was a child. Perhaps it was all the sword-fighting novels and textbook propaganda cooking up an inexplicable solution with the wild imaginations of a child. I’ve always imagined that one day I shall run into a pugilistic expert amongst those meadow fields, and then I’ll learn to fly above treetops and kiss my studies goodbye; that Hangzhou, oh…

Continue Reading...

陪你去全世界流浪

青石板上,雨打湿了城门,而阳光透过云层,踏步岁月铺成的红毯。此间吴越,当作是中华文化这块牛皮糖上最为华润的部分;你眼黛如粉,我目光绵邈,不若一同往时光的暗角里私逃。现下我握起了你的手,以后我们都会垂垂老去,最后我们都会死去。

Continue Reading...

Ernie’s Bird Shit Theory of Love

我一直觉得情绪是很浪费的一种发明。如果有值得让人伤心的事情,哭也无济于事,那么流泪又有何用呢?——却还是在踏到巴耶利巴站台,眼见电视屏幕显示着9:22再想到9:40你会再次自这个城市的上空离开时鼻头一酸。想念可以用什么样的措辞表达?这刀割般的疼痛,胸腔麻痹和眼眶龟裂。这座城市繁华至极,在我眼里已和被超级赛亚人的龟派气功夷为平地无异。

Continue Reading...

爱在当那些年追过的偶像都成了家之时(只有田馥甄剩下)

还没到十点半的克拉码头,啤酒几口,清唱几句,心说:听起来好土。当年很潮流的歌曲她听得好不屑。我看着她,她看着对岸的灯火;河面有野兽涌动,吞噬了这座城市的爱恨情仇。 面还没见以前是投影,见了面以后是文物重现。有人说:我们爱过的人在事过境迁以后还是会成为我们的一部分,我不以为然;然我在新疆心在西安的时候却已经感觉认识了好多年。我闷骚不变,她明骚无怨,一拍即合得很不期然间。走着爱着聊着说着,才醒觉:说好的未来三年对谈恋爱都不感兴趣呢?总觉得人生里的每一场相逢、每一次邂逅、每一段恋情都有期限,于是不必认真得既虐心又艰辛;却总是走在哪一个陌生的街头,恨不能是牵着你的手,看到每一个交错的路口,庆幸我们相遇在无数天灾人祸以后。

Continue Reading...

一个文明的生与死

在我越来越理所当然地把新加坡当作家的同时,我也越来越有一种:这是一座不属于我的岛屿的深刻认知。这种感觉既微妙且复杂,又带丝隐秘,有种不确定身边有没有人能了解的情绪。这种情绪又不影响饮食,所以我常常就在脑里让它玩gymnastics,却驱之不去,一股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迷失。 听到一个很有趣的说法是西方人可以理直气壮地把自己视作希腊文明后裔,那我们呢?这是不属于我们的地方。我们是外来者,我们在这里扎了根可是我们的文化、我们的历史,除了政治辗过的痕迹还剩下什么?这里的我们狭义自然是《我》,生于琼州,长于星洲,我心目中的灵魂故乡应当是盛唐,然而盛唐离现世太久远它充其量也只是一个臆想;泛义是东南亚的华人——毕竟东南亚从历史来看怎么说也不是我们老祖宗的地盘呀!

Continue Reading...

新加坡漂流记 vs. 北京漂流记

说起宿舍,心直“呵呵”;而我张罗着帮她把部分行李带过去一看直感:这挺不错的吧!比我北漂那一会儿好多了! 按理说我出生在中国,是不让回国实习的。我据理力争说在外多年所以回去还是属于与新的文化交流以后学校做了让步,说实在的在校期间没少干过这种事所以我对南大实在是,受教于斯,终生感激的情怀。选上了北京一家管理咨询公司实习,得自个儿找住宿;我就琢磨着从海南坐火车到广西,一路往北玩过去提前几天到达帝都,到了再说吧! 天助我也,2013.1.4——我还记得这日子,因为是一生一世嘛——阳朔下着小雨,捡到了一韩国留学、祖籍东北、住在北京的妹子,于是到了北京的第一落脚地有着落了。

Continue Reading...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