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lory and the Dream of the Central Kingdom

The only story that matters in this century is the resurgence of China. I use resurgence because China considers itself the Central Kingdom for a reason. Much as the Jews have always dreamt of reclaiming a lost kingdom prior to Israel, so does China increasingly aspire for its rightful place in the world. We have no idea what rightful will look like exactly – but I am an optimist. After my trip back to China this June, I…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很大,江湖很小之 力所能及的正义

先跑题 前不久和小伙伴们随口聊着的时候我兴起了做一个“口袋导师”/Uber for Mentors的念头。社会资本分布的不平均一直都是一个额关注多年的问题,尤其是做着私人教育接触了社会不同的阶层以后很让我感同身受穷人家的孩子是如何地从一开始就输在起跑线上,然后年岁渐长差距越来越大;可就好像温水煮青蛙一样,这些距离一点点地先从词汇量、父母给予孩子的时间等慢慢地日积月累,终究造成了穷人家向上攀爬的一大横沟。如果富不过三代,可能穷,则要穷至少个五代或者持续恶性循环吧!当然我指的是一种ceteris paribus的状态。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很大,江湖很小之 让家长不再背井离乡,小孩不再留守

黄心今早气急败坏地给额打了好十几通电话斥责阿里巴巴的保安不会英文的时候我还在梦乡。不过这不是重点,毕竟人家马云也曾经那么苦逼地一路走来的,现在不磕惨一点也怪不好意思的。年轻人就当做是磨练嘛。 有人说,人生分有舞台和阳台;我属于脑海里习惯从阳台观望舞台,觉得舞台上的角色、场景、喜怒哀乐真奇特的人。看看舞台上的自己,怎么做起了现在这些事儿,真心是日拱一卒地往前推进;甘心且虔诚地以愚公移山的精神,一个个地打通联系,运粮运军火地让心从重庆去了上海、再从上海到了杭州、明晚飞往贵州。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很大,江湖很小

我通过谷歌找到电邮勾搭上了石哥,心在北京和他见了面,石哥再把我们介绍给了贵州大嘴。再然后贵州大嘴竟然和厦门超导(心13年时一起在新疆嗨的妹子)曾一起在拉萨卖过佛珠。那个我们六月份时才临时从道韵楼跑去被她收留,吃了她几晚的家居烧烤,临走之前还顺带把她家冰箱的啤酒都喝光的超导。我一直都觉得中国好奇妙:分明人与人之间的社会信任特别低,可一直以来我碰到的好多善意往往就来自于陌生人。最让人受宠若惊的永远都是被请客很天经地义,所以我这个人畜无害的海外华侨爱惨回国了。

Continue Reading...

Peering into SG100: What then next?

I had a conversation with Chung-An the other day about how the DNA of the city-states (alas the last one is no longer a state, so to speak :p) of Singapore, Taiwan and Hong Kong are fundamentally, genetically different because while we started as a composite of the uneducated masses from the South of China and other places, Taiwan enjoyed the exodus of intellectual elites from mainland China, Hong Kong I do not quite know…

Continue Reading...

双城记 之一

这么多,这么多的灯光打造这座城市的辉煌。 但没有一丝,没有一丝贴近我的脸庞。 清晨和傍晚,公园和走廊,怪兽和神鬼忽然横行,把我想你弥漫成雨天车轮湿滑,逢转弯处一发不可收拾的咒语。 踏向自己,走进一座冰冷、隔离的房子。约定,某年某月某日一同踏上征程万里。我还要,还要跨越多少座孤单的丘陵、寄托多少宿的风月、才能圆满这个故事。

Continue Reading...

后青春期的事儿

也许大抵青春进行式时发生过的事、(自以为是)爱过的人、都是我们投掷进茫茫大海的漂流瓶;倒是我先搁浅到了海岸上,城市正在灯火辉煌,心事却还在等着被回忆还是悟性还是哲思照亮。黑暗漫及膝盖,我用眼睛把星辉下载;你若在众山之巅把窗开,指不定也能网捉炙热的火柴。 可是回忆,已经没有温度和呼吸; 而悟性,又不是可以计划的东西; 就连哲思,还沉溺在一种近似劫后余生的昏迷。

Continue Reading...

在清华大学隔年的对话:从再兴儒家的现代意义到儒家莫不也是暴政的一种…呵呵

还记得我第一次是从洛阳灰头土脸地来到了北京的,因而只消一眼就爱上了这座雍容大气的城市。而后2013年正好赶上北京一管理咨询公司的空缺,故而再访大都。一住就是半年,一周有4天在实习,2天去清华学习,开启了我的北漂生涯。我挤在离公司五分钟走路时间不到的4人床位间里,却活得分外逍遥。每个月只领着3000元人民币的工资,有550奉献给了房租,木有交通费,平时一早起来吃豆腐脑、夜了吃麻辣烫,偶尔又吃吃皇帝餐看看话剧,逮着了假期就外出旅行,甚是快活哟! 因此,北京一直都是我最爱的中国城市。那一次的出行也分外有趣的是算得是我人生的一个分水岭。

Continue Reading...

企业文化这个东西

从我和Jeremy开始做事以后已经有了差不多九个月的时间,我们团队里的人头涨了至少有一倍,前不久总算是组织得起来BBQ聚会开始,我觉得是时候好好构思一下本人对企业文化的一些心得与想法。 穿着拖鞋短裤往莱佛士坊的金融中心跑 其实团队人头这回事很难说得准,因为我们的劳动力都是很灵活地组织起来的,以至于作为麻省理工的面试人员问我:核心团队有两人在新加坡,一人在中国发展业务(还有所谓的“卫星人员”),这是怎么操作的?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上来我们所谓的标准作业程序,要有的话也一般都是我应变而编出来的,哈哈!平时习惯了穿着拖鞋短裤往莱佛士坊的金融中心跑,见客户什么的才穿得稍微慎重点——这些潜意识里的东西往往都是有新同事问起,我才初次把它叙述出来了的。在诉说以前,我们一直都是很心照不宣地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扩张的第一个考量可能就是如此:如何最快地让新员工融入现有的环境;针对这点我觉得对自己文化一定程度的敏感性很重要!其实我们也不爱成天把一些价值观什么的东西挂在嘴巴,而是你日复一日具体怎么做、怎么穿、怎么说的——这就是你的实体文化。我想,这也是一种真诚。Day in, day out, 别人能从你的行为上感受得到文化的。这就是最好的文化,因为它忠于自我。

Continue Reading...

梦想是个帕斯卡赌注

有一个很流行的说法是: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想着想着,本人这个坚定的无神主义者今儿忽然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帕斯卡赌注吧! 要赢,就赢得所有你想体会的世界;要输,就输给追求。 前不久开展了一个受人指导的项目,新加坡管理大学的Shirley说:你要坚定不移地盯住天涯另一端的那一棵树。我想这也可以说是,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内心的指南针或者是头顶的北极星。隐喻多的是,圣贤书读了好多页,却还是过不了这一生——那是因为,人生本来就是一个忐忑的脚步、一次咬牙的激灵地逐渐成行的。如果目标从一开始就确定那生命未免太过无趣! 找到指南针或者北极星并不是要你一直线毫无偏离地走过去,而是…一边享受路上的风景,一边往生命的尽头迈进。每个人都得先找回自己,因为生活的方式有千万种形态,而甲的形态未必适合乙。我看过最有责任心的人都是他/她分享了ta的故事、经历以及处境,可你的路还待定;只是说当你知道在挣扎的不只是你一个人的时候,是不是会让你衍生了更多的、微小的勇气? 其实成功这种东西真是充满了事后偏见,前后逻辑说不得准的;你永远不知道追求梦想最后的面貌会是如何,可这么做是你的最优选择。 图片为南京新街口新华书店六楼的茶坊:台湾盆友开起了有追求的饮食场地,南京的妹子跑去青海逃离会计,然后黄心和在下也还在努力! 有一个未来的目标 总能让我们欢欣鼓舞 就像飞向火光的灰蛾 甘愿做烈火的俘虏 摆动着的是你不停的脚步 飞旋着的是你美丽的流苏 在一往情深的日子里 谁能说得清 什么是甜什么是苦 只知道确定了就义无反顾 要输就输给追求 要嫁就嫁给幸福 ——记于奥巴马当总统最好的一周。

Continue Reading...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