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末,我觉得我应该坦然地破碎与重塑自己,而不是一味地以封闭情绪隔离。可过去总像个陌生的国度,即算重访,也茫然那些空间与方向的坐标。我不知道,街坊与巷口邂逅于哪个转角。就好像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一样,我一直都是我,只是随着时间的推进演变有了好多的、陌生的、未知的、可能的、尚未存在的我。那么人应当如何面对稀松平常的、人尽可享的曾经?爱上层楼,一直想流浪到海天一色的尽头却认错了港口。我搁浅于青春的岸。

如果对于过往我只能脸盲,那我还是可以纯粹地变得愈加的复杂。且许我活得复杂而有层次,尽可能灰色认知。把我所有的、唯一的、纯真送给你。我仅有的决绝是爱上你的绝对。这人生还没出走半生,我就不想再走了。2018年,唯愿扎根,修炼成一颗帝都胡同里的树,栖息于有你的土壤。我想要镜子里有我爱的脸庞,客厅沙发上铺满了温暖的味道,我满腔的满溢的欢喜都因为你你都能看得到摸得着。我漫长而平凡的一生,你是我唯一的传奇。你不在的日子,我把日子活成了机器。

岁月如水般逝去,褪去了潮汐徒留一地孤寂的躯体。我只能隔着屏幕感受你的暖意。

思念像烈焰燃烧,烙印了枯枝侵蚀遍野残缺的灰烬。我等待下一个有你的清晨黄昏。

还没出走半生,已跨过宝马与袈裟。因为刚好遇见你,老天对我也真是可以。因为刚好遇见你,就连夜风都为我把叹息吟唱成了旋律。我们跋山涉水,我们穿越红尘,我们哭着笑着想去的远方,不是远方,而是梦开始的地方。2018,北漂吧。

Share:


About the Autho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