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得兜里连一张纸巾的现金都凑不足有时;

混的时候望见漂亮总不能浅尝辄止有时;

荡的地图还不会看就搭车翻山有时;

傻的想做什么,就做了。看似别无选择的选择不也是一种众多选择中的一种,自我矛盾的效益分析总是不敌一霎那、刀尖、划过眉角的热意。

去他的聪明逻辑、去你的政治博弈、这世界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种可能立场。没有人是全知,没有人可以从自私、利益、撕逼里侥幸;只得真理,真理是暗夜里,盲人摸象中找寻的隐形的光明。一方面和其光,同其尘;另一方面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万物凶猛。唯独真理超然,唯有爱凌然。所以为至亲选择墓志铭的时候我几乎是想都没想地就用了圣经里我最爱的那句: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

书翻的多了,路走的远了,爱过的都忘了,难过的都过去了,心老说我就是台机器人吧;让我诧异的是我伪装的还不够好吗——分明会练练段子啊——我觉得这种骨子里的淡漠很难说,写起来也是提到的远没有忽略到的多。那么何必多此一举(尽管她的提问很直接也很哲学,根本就是哲学的根本问题:人为什么不直接去死?),何必五千年的象形文字、何必文明的衰败兴起、何必铺张浪费歇斯底里疑神疑鬼万古风媚,贪嗔喜恶怒,悲欢哀怨妒,人真是全世界最奇怪的一种生物了。

但我存在,头枕在心腿上,漫无边际地把谜题一一摊开收起数落的存在;悄悄是她眼角的暗影,暗影渗透了四肢百骸,掐住了整个银河系的恒心。今天的我不是昨天的那个我,明天的我还是昨天的我,我什么都想要而我又什么都不想要;而人生最难得可贵的莫过于最懂你的那一个人还生得很对得起你的眼睛。很庆幸,肤浅如斯的我真的很幸运,于是心甘情愿地拧紧了难耐的心。尽管你不在这里,你不在这里只是暂时。静静的是爨烟,年岁骨碌碌地从土地冒起,奔放着品味清香,光和影跳得响亮。当芙蓉招来燕泥,用星宿换取船票。

看起来很美好,听起来很冷酷,做起来很慌张。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世足矣。

Share:


About the Autho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