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开始,听蔡健雅多于孙燕姿;

当我开始,看贾樟柯多于周星驰(更准确地说,其实我一直都不怎么看他的戏);

我发现我老了,老得很一发不可收拾。

开始对所有的花天酒地,完全丧失兴趣。

夜深了宁愿窝在这一床的被子,想远方的你。

想你,喜欢你是我所有的毫无逻辑、外露情绪;这偌大的城市撑不住一只,巴西蝴蝶的展翅可以酿成叫德克萨斯都语无伦次的悲剧。

我看着红绿灯很红也很绿,这个世界舒展着异形的文明故事。

是不是人总要走到无路可走的那一步,才晓得“后悔”这两个字。

那些生长在罅隙间的淫靡。

恨不能和你把这世间所有的路再走一回。北冥有鱼,于轻云蔽月、流风回雪之处,叫我食不知味且夜不能寐。只是一次次,一堆堆,开始把怨怼体会。青灯古佛;哪一世的轮回都不提;牧渎伫崖,尽要今生与你共山水。

Share:


About the Autho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