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人总爱憧憬,敝人也不特立独行,也曾想自己的人生会是怎样的光景。眼下的一切没有一样是如意想过的那般,而每当有人问起如何、是否后悔或者有遗憾过我觉得:每一个当下都是好的;无论是逝去的过尽千帆,还是现在的颠沛流离,我都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它存在的那一刻所该有的样子。就好像人不能踏进同样的河流两次,人也是瞬息万变的,每一份爱都不尽相同。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少不经事错把意气用事当作爱情,那是好的,因为煎熬够了经验值才有升级啊!

百般任性:时而怨恨、时而思考人生、时而裹足不前、时而不假思索、时而准备不足就上路、时而事先演练个千万次却来不到讯号…不过可真是在大三末摸清楚了一件事实:我对钱和物质真没啥欲望。带上几千元在路上飘荡已是我最轻的状态了,再多的都是负担,我选择的负担。比如说事业、比如说家庭;如果回归到最纯粹的我一个人的状态,有馒头有水我也就够了,驱使我前进的就是一份好奇心。好奇这个世界怎么是这个样子,好奇我能在这个世界以自己有限的生命做成什么样子,好奇不同人、文化、学派直接是如何相通又如何存异的。其实生命留给我们的惊喜已经足够多了呀!那种感觉很好玩,其实人生这一个舞台可以分而为三面:你是导演、艺人和编剧。我不是无情,也算不得没心没肝没肺,我只是很抽离。很习以为常地把一个人生切割成了不同的部分,却又是同一个我。大家都说我好冷血哦,我的辩解是我不冷血啊,我只是觉得任何人都没必要把自己太当一回事。难过就哭呗,哭够了就过了,如此而已。人生哪来那么多的纠结?不如多做点事,多看看风景,嘿嘿!

我只想,用这一生的光景,做尽轻狂事,坐看云起时。

要不是那么莫名其妙地碰到了心,按预期,我是应该未来三年不省人事、而后再碰不得能把我给治了的人的话乐颠颠地找座山修行也是不无可能的。上善若水,青牛骑起,往西风古道处行尽。也许就能窥得生命的真谛。谁知,在穷尽了被狗咬台风颠倒水祸肆扬的各种厄运以后,在心耗尽了我各种在一起不理智不是效益最大化的选择的说辞以后,我发现我是可以如此一直过下去的。那个冬天有人问我还会不会回来,我不假思索地说你更应该找一个同一座城市的人。然后我看着英国一骸骼被做成了雕塑,然后我走在诺大的校园里,忽然醒觉:人怎么可能一下子在这一瞬间为自己的一生做决定。我只可以在当下选择最优的选项。而到此为止和我可预见的未来,最优的选择是毋庸置疑的。

我提议过家在脚下,说过旅行是为了邂逅停留的理由。

唯有你——让所有的喧嚣都静止,最美好的时光都弯成了你嘴角一抿的笑。当年轮狠狠地抛掷青春远离去,当回忆细如发丝编织白茫茫的花汇成了纷纷扬扬的想念,当相处的画面如夏日的白雪蒸发眼间。我身处的城市太多了的悬念,你茕茕孑立于隔了星群芒翅的彼地,我形影在荒隅的门庭相吊。想念伸不出手来,而我尚耿耿于怀。

等阻碍熬成果实,等距离酿成丰收,这完全不是我想像的那个样子却又超乎了我的想像。

Share:


About the Autho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