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我是想着去成都的。久闻天府之国盛产美女,原先想着甘南之行以后就走蜀道,谁知道后来都出了哪些事。路凹凹凸凸,行磕磕绊绊,竟然惹了畜生,此为其一;接着,成都闹水灾,广州闹台风。真真的人生如戏!

习大大就要在这星洲与马英九分家以后头次见面。这座城市独有你缺席。

那时,你在重庆反复问过我可会再回。我想都不用想,运行出的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于是索性不答。于是那漫天的雪花自你睫毛跌落成迷惘的水晶,我还只是不语。该怎么着,就怎么吧。从此,桥归桥,路归路,管爱与合适是否相对,管曾拥了谁一怀的弥足珍贵。

不盼、不念、不怨怼,也不望用一生来为错误忏悔。我本善忘。又辗转了英国、东南亚几回,疏疏密密的点滴重重叠叠成了一种无法抑制,深刻在骨子里。我哪儿都不要去,城市村庄教堂高山小巷,没有你都一样。

那时涪陵只有一个手扶梯。那时武隆还没亮相电影。在广州初次见面再分离,在重庆的冬天再相聚又分离,在赤道的毕业旅行再分离,在岛国的奔波生计再分离,在汕头的再遇再分离。却都是你,叫我孤单而不寂寞,让我牵挂而不堕落。我总记得头枕着你的腿,与你一腔腔一串串地道了那么多好像是些事也不算得什么事的东西,我想我们会一起用一生的光景把这个世界美的丑的好的坏的肥的瘦的富的穷的都一一看完。到时我就会再一口气把我对人生的总结心得体会说完,而你还是似是而非地看着我结案。

微微的思绪被猎猎的风鼓动,这儿时不时浓浓的雾霾照不满心中那郁郁的空白。动车挟带着旅人往未来奔来,我喜欢家在脚下。我喜欢家是握着我一手你一手的温暖,我喜欢家是拥着你我一怀的心安。那路牌、那街灯、那汽鸣声、那香气欲醉、那街角的啤酒瓶、那转角处的暗隐约,想是你也不愿,一个人迎来下一个天亮。等我回来。

Share:


About the Autho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