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这么多的灯光打造这座城市的辉煌。

但没有一丝,没有一丝贴近我的脸庞。

清晨和傍晚,公园和走廊,怪兽和神鬼忽然横行,把我想你弥漫成雨天车轮湿滑,逢转弯处一发不可收拾的咒语。

踏向自己,走进一座冰冷、隔离的房子。约定,某年某月某日一同踏上征程万里。我还要,还要跨越多少座孤单的丘陵、寄托多少宿的风月、才能圆满这个故事。

2002年,田馥甄还不是女神,那些熟悉的歌声伴我走过了甚是浪费人生的青春。那时候的你还是小三生,而我正要开始亲身愤青的过程。稻草人在呼唤风声,云层因为负重暂时失去平衡。雨打进烟囱,一滴一滴把屋檐下熟睡的年少打得湿润。

我把梦想打包,以任性为燃料,放成飘向不知名方向的孔明灯。

背后是流浪,前头是距离、是归宿、是你。

Share:


About the Autho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