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的喜悦 The Joy of Literature

最近因为个台湾学生的缘故,姐再次捧起了《边城》、《永远的伊雪艳》、《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与诗集。 念到“自行车的铃声悬浮在空间”/“铃声把破碎的花香抛在悸动的长街”这一类的句子,不由得有一种很美的很愉悦的感觉。 暖暖的十四行,在最后的戈壁书写唯一的抒情,那些悲伤的、快乐的、兴奋的、绝望的一切。于是一切成烟。于是人一无所有了,于是人便成了宇宙。

Continue Reading...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