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很大,江湖很小之 力所能及的正义

先跑题 前不久和小伙伴们随口聊着的时候我兴起了做一个“口袋导师”/Uber for Mentors的念头。社会资本分布的不平均一直都是一个额关注多年的问题,尤其是做着私人教育接触了社会不同的阶层以后很让我感同身受穷人家的孩子是如何地从一开始就输在起跑线上,然后年岁渐长差距越来越大;可就好像温水煮青蛙一样,这些距离一点点地先从词汇量、父母给予孩子的时间等慢慢地日积月累,终究造成了穷人家向上攀爬的一大横沟。如果富不过三代,可能穷,则要穷至少个五代或者持续恶性循环吧!当然我指的是一种ceteris paribus的状态。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很大,江湖很小之 让家长不再背井离乡,小孩不再留守

黄心今早气急败坏地给额打了好十几通电话斥责阿里巴巴的保安不会英文的时候我还在梦乡。不过这不是重点,毕竟人家马云也曾经那么苦逼地一路走来的,现在不磕惨一点也怪不好意思的。年轻人就当做是磨练嘛。 有人说,人生分有舞台和阳台;我属于脑海里习惯从阳台观望舞台,觉得舞台上的角色、场景、喜怒哀乐真奇特的人。看看舞台上的自己,怎么做起了现在这些事儿,真心是日拱一卒地往前推进;甘心且虔诚地以愚公移山的精神,一个个地打通联系,运粮运军火地让心从重庆去了上海、再从上海到了杭州、明晚飞往贵州。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很大,江湖很小

我通过谷歌找到电邮勾搭上了石哥,心在北京和他见了面,石哥再把我们介绍给了贵州大嘴。再然后贵州大嘴竟然和厦门超导(心13年时一起在新疆嗨的妹子)曾一起在拉萨卖过佛珠。那个我们六月份时才临时从道韵楼跑去被她收留,吃了她几晚的家居烧烤,临走之前还顺带把她家冰箱的啤酒都喝光的超导。我一直都觉得中国好奇妙:分明人与人之间的社会信任特别低,可一直以来我碰到的好多善意往往就来自于陌生人。最让人受宠若惊的永远都是被请客很天经地义,所以我这个人畜无害的海外华侨爱惨回国了。

Continue Reading...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