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记 之一

这么多,这么多的灯光打造这座城市的辉煌。 但没有一丝,没有一丝贴近我的脸庞。 清晨和傍晚,公园和走廊,怪兽和神鬼忽然横行,把我想你弥漫成雨天车轮湿滑,逢转弯处一发不可收拾的咒语。 踏向自己,走进一座冰冷、隔离的房子。约定,某年某月某日一同踏上征程万里。我还要,还要跨越多少座孤单的丘陵、寄托多少宿的风月、才能圆满这个故事。

Continue Reading...

后青春期的事儿

也许大抵青春进行式时发生过的事、(自以为是)爱过的人、都是我们投掷进茫茫大海的漂流瓶;倒是我先搁浅到了海岸上,城市正在灯火辉煌,心事却还在等着被回忆还是悟性还是哲思照亮。黑暗漫及膝盖,我用眼睛把星辉下载;你若在众山之巅把窗开,指不定也能网捉炙热的火柴。 可是回忆,已经没有温度和呼吸; 而悟性,又不是可以计划的东西; 就连哲思,还沉溺在一种近似劫后余生的昏迷。

Continue Reading...

在清华大学隔年的对话:从再兴儒家的现代意义到儒家莫不也是暴政的一种…呵呵

还记得我第一次是从洛阳灰头土脸地来到了北京的,因而只消一眼就爱上了这座雍容大气的城市。而后2013年正好赶上北京一管理咨询公司的空缺,故而再访大都。一住就是半年,一周有4天在实习,2天去清华学习,开启了我的北漂生涯。我挤在离公司五分钟走路时间不到的4人床位间里,却活得分外逍遥。每个月只领着3000元人民币的工资,有550奉献给了房租,木有交通费,平时一早起来吃豆腐脑、夜了吃麻辣烫,偶尔又吃吃皇帝餐看看话剧,逮着了假期就外出旅行,甚是快活哟! 因此,北京一直都是我最爱的中国城市。那一次的出行也分外有趣的是算得是我人生的一个分水岭。

Continue Reading...

企业文化这个东西

从我和Jeremy开始做事以后已经有了差不多九个月的时间,我们团队里的人头涨了至少有一倍,前不久总算是组织得起来BBQ聚会开始,我觉得是时候好好构思一下本人对企业文化的一些心得与想法。 穿着拖鞋短裤往莱佛士坊的金融中心跑 其实团队人头这回事很难说得准,因为我们的劳动力都是很灵活地组织起来的,以至于作为麻省理工的面试人员问我:核心团队有两人在新加坡,一人在中国发展业务(还有所谓的“卫星人员”),这是怎么操作的?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上来我们所谓的标准作业程序,要有的话也一般都是我应变而编出来的,哈哈!平时习惯了穿着拖鞋短裤往莱佛士坊的金融中心跑,见客户什么的才穿得稍微慎重点——这些潜意识里的东西往往都是有新同事问起,我才初次把它叙述出来了的。在诉说以前,我们一直都是很心照不宣地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扩张的第一个考量可能就是如此:如何最快地让新员工融入现有的环境;针对这点我觉得对自己文化一定程度的敏感性很重要!其实我们也不爱成天把一些价值观什么的东西挂在嘴巴,而是你日复一日具体怎么做、怎么穿、怎么说的——这就是你的实体文化。我想,这也是一种真诚。Day in, day out, 别人能从你的行为上感受得到文化的。这就是最好的文化,因为它忠于自我。

Continue Reading...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