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郡边陲人回燕国之 吾心不安

在北京好长一段时间我倍感困扰,尽管生活一切除了我不怎么在乎的空气质量之外都很美好。我享受一个人的自由,我活得一如既往地毫无责任而自在逍遥。可是我闷,真心闷。明明有很多事情做,明明时间都排得满满的,却总是日愈烦躁、我心不安。 我很困扰,因为我是一个很珍惜时间的经济门生。一生有限;如若不时刻感觉时间是过得充实的,如果每个选择没把“效用”最大化成就帕累托最优,我会觉得自己是个浪费的罪人,无颜面对日后可能的子孙哇。

Continue Reading...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