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是个帕斯卡赌注

有一个很流行的说法是: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想着想着,本人这个坚定的无神主义者今儿忽然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帕斯卡赌注吧! 要赢,就赢得所有你想体会的世界;要输,就输给追求。 前不久开展了一个受人指导的项目,新加坡管理大学的Shirley说:你要坚定不移地盯住天涯另一端的那一棵树。我想这也可以说是,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内心的指南针或者是头顶的北极星。隐喻多的是,圣贤书读了好多页,却还是过不了这一生——那是因为,人生本来就是一个忐忑的脚步、一次咬牙的激灵地逐渐成行的。如果目标从一开始就确定那生命未免太过无趣! 找到指南针或者北极星并不是要你一直线毫无偏离地走过去,而是…一边享受路上的风景,一边往生命的尽头迈进。每个人都得先找回自己,因为生活的方式有千万种形态,而甲的形态未必适合乙。我看过最有责任心的人都是他/她分享了ta的故事、经历以及处境,可你的路还待定;只是说当你知道在挣扎的不只是你一个人的时候,是不是会让你衍生了更多的、微小的勇气? 其实成功这种东西真是充满了事后偏见,前后逻辑说不得准的;你永远不知道追求梦想最后的面貌会是如何,可这么做是你的最优选择。 图片为南京新街口新华书店六楼的茶坊:台湾盆友开起了有追求的饮食场地,南京的妹子跑去青海逃离会计,然后黄心和在下也还在努力! 有一个未来的目标 总能让我们欢欣鼓舞 就像飞向火光的灰蛾 甘愿做烈火的俘虏 摆动着的是你不停的脚步 飞旋着的是你美丽的流苏 在一往情深的日子里 谁能说得清 什么是甜什么是苦 只知道确定了就义无反顾 要输就输给追求 要嫁就嫁给幸福 ——记于奥巴马当总统最好的一周。

Continue Reading...

Addressing the Tragedy of the Commons

I said in 2014, January 31st that “The spectre haunting our world now is the problem of collective action in addressing these systemic failures.” and going through the 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economics text recently, boy did I get an intellectual high from stumbling upon the works of Elinor Ostrom on addressing just that! — Bottom-up governance of the commons — tastefully served by the first woman to win the Nobel Prize in Economics no less. Commons are typically natural…

Continue Reading...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