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是匕首生出了玫瑰

就像是匕首生出了玫瑰,雪地盛开了花卉,你是我和世界之间的一条河流。给我一颗海洋的心,把所有的眷恋倾注你眼里的黑。卷珠帘,为你钓叟归路时节枝头摇曳的梅。我只愿,不事文章独画眉。 雨把灯烧,风为烛浇,不若仗剑戎马,任你缱绻,缠绵成湖边的垂柳依偎。

Continue Reading...

双城记之 从每个人的全世界路过 而你是我停留的理由

有时候,我觉得白昼是夜的,否则怎么会,昏暗地像是所有的霓虹都在沉睡。 有时候,我觉得想你是乐的,否则怎么会,沉醉地仿佛隐形的神经都已苏醒。 苏州城外寒山寺;而我在自己的心里筑起了一座庙宇,以孤寂为钥匙,回忆混为水泥,一个人过着日常的空城计。执笔溅墨,宛若门外徘徊的心事婉约破碎。你不在这里。 西出阳关无故人;乐见佛光笼罩,莫使金樽独照。如是飞天,我化缘了一杯思念饮尽月牙泉,把海市蜃楼凿成了你的眉眼。你不在这里。

Continue Reading...

生命是拿来浪费的

穷得兜里连一张纸巾的现金都凑不足有时; 混的时候望见漂亮总不能浅尝辄止有时; 荡的地图还不会看就搭车翻山有时; 傻的想做什么,就做了。看似别无选择的选择不也是一种众多选择中的一种,自我矛盾的效益分析总是不敌一霎那、刀尖、划过眉角的热意。

Continue Reading...

文学的喜悦 The Joy of Literature

最近因为个台湾学生的缘故,姐再次捧起了《边城》、《永远的伊雪艳》、《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与诗集。 念到“自行车的铃声悬浮在空间”/“铃声把破碎的花香抛在悸动的长街”这一类的句子,不由得有一种很美的很愉悦的感觉。 暖暖的十四行,在最后的戈壁书写唯一的抒情,那些悲伤的、快乐的、兴奋的、绝望的一切。于是一切成烟。于是人一无所有了,于是人便成了宇宙。

Continue Reading...

双城记之三 老了

当我开始,听蔡健雅多于孙燕姿; 当我开始,看贾樟柯多于周星驰(更准确地说,其实我一直都不怎么看他的戏); 我发现我老了,老得很一发不可收拾。 开始对所有的花天酒地,完全丧失兴趣。 夜深了宁愿窝在这一床的被子,想远方的你。 想你,喜欢你是我所有的毫无逻辑、外露情绪;这偌大的城市撑不住一只,巴西蝴蝶的展翅可以酿成叫德克萨斯都语无伦次的悲剧。

Continue Reading...

双城记 之二 欲扬先抑的爱情

走在荒原,就像是走向爱情; 仙人掌都知道我,欲语还休的迁就。 杯觥交错间,就要见底了的你的难过, 弥漫成楼兰最后的一道传说。 拂过我的面容的冷风, 随胡笳孤雁一路旌舞。 用星光为你织布,由岁月熨平潮湿的领悟; 深夜里请记得放声高呼, 好唤醒山谷里的花攒锦簇。 从地底渗透出的沉默让树根都动容, 吹嘘人无尽的离愁。 除了离愁、离愁还有乡愁, 你是否还音容风流 --- 走向旷野,风起白云艅艎,我只待一无所获与心回。 花开不开,你在不在,你在哪里家就在那里。

Continue Reading...

每一个当下都是最理想的样子

少年人总爱憧憬,敝人也不特立独行,也曾想自己的人生会是怎样的光景。眼下的一切没有一样是如意想过的那般,而每当有人问起如何、是否后悔或者有遗憾过我觉得:每一个当下都是好的;无论是逝去的过尽千帆,还是现在的颠沛流离,我都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它存在的那一刻所该有的样子。就好像人不能踏进同样的河流两次,人也是瞬息万变的,每一份爱都不尽相同。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少不经事错把意气用事当作爱情,那是好的,因为煎熬够了经验值才有升级啊!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很大,江湖很小之 再见重庆

那时我是想着去成都的。久闻天府之国盛产美女,原先想着甘南之行以后就走蜀道,谁知道后来都出了哪些事。路凹凹凸凸,行磕磕绊绊,竟然惹了畜生,此为其一;接着,成都闹水灾,广州闹台风。真真的人生如戏! 习大大就要在这星洲与马英九分家以后头次见面。这座城市独有你缺席。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很大,江湖很小之 一支笔和一件衣服

总觉得我是不是应该活得别那么莽撞。忽然就闯进了教育,最近又忽然看起了服装。而冥冥之中,一切的东西都好似有一条隐形的线所牵引。不是亚当斯密的隐形的手,也不是命运,而是类似小确幸之类的东西。 自由经济是一种魔术 我一直觉得自由经济就像魔术一样。一个价格能促成千万人跨时间、跨空间的协作;他们相互说着不同的语言,信奉不同的神明,相见可能还会互相蔑视或者仇恨,却为了让你在走进商店时能买到你要的笔(尽管这决定你没有事先告知任何人)完成了合作。日日夜夜地为远方不知名的你做一支笔。想着就让人挺感动的!

Continue Reading...

The Glory and the Dream of the Central Kingdom

The only story that matters in this century is the resurgence of China. I use resurgence because China considers itself the Central Kingdom for a reason. Much as the Jews have always dreamt of reclaiming a lost kingdom prior to Israel, so does China increasingly aspire for its rightful place in the world. We have no idea what rightful will look like exactly – but I am an optimist. After my trip back to China this June, I…

Continue Reading...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