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Class Struggle, Crazy Rich Asians, Left-Behind Children and Didi Murders

“The history of all hitherto existing society is the history of class struggles.” To which it could perhaps be added, “The oppressed becomes the oppressor in a never ending reincarnation.” This is one of the key points that I took away from Sapiens. The fatalistic, conservative-leaning side of my psyche would look at the sum of my experiences and (limited) knowledge of the world to arrive at the conclusion that maybe the war never was to change the…

Continue Reading...

where the sun rises

Having grown past the age in which I’d Google how hot the people are in cities before visiting, I was very pleasantly surprised at how good-looking 80% of the Japanese I’ve seen are. A hushed silence fell over the plane and passengers as I flew in from Hong Kong. Even in the dim lights of the night, Japanese faces seem to shine ever so bright. The tips of their mascara beckoning class and finesse. I cannot put a…

Continue Reading...

2018年还没出走半生

2017年末,我觉得我应该坦然地破碎与重塑自己,而不是一味地以封闭情绪隔离。可过去总像个陌生的国度,即算重访,也茫然那些空间与方向的坐标。我不知道,街坊与巷口邂逅于哪个转角。就好像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一样,我一直都是我,只是随着时间的推进演变有了好多的、陌生的、未知的、可能的、尚未存在的我。那么人应当如何面对稀松平常的、人尽可享的曾经?爱上层楼,一直想流浪到海天一色的尽头却认错了港口。我搁浅于青春的岸。

Continue Reading...

就像是匕首生出了玫瑰

就像是匕首生出了玫瑰,雪地盛开了花卉,你是我和世界之间的一条河流。给我一颗海洋的心,把所有的眷恋倾注你眼里的黑。卷珠帘,为你钓叟归路时节枝头摇曳的梅。我只愿,不事文章独画眉。 雨把灯烧,风为烛浇,不若仗剑戎马,任你缱绻,缠绵成湖边的垂柳依偎。

Continue Reading...

双城记之 从每个人的全世界路过 而你是我停留的理由

有时候,我觉得白昼是夜的,否则怎么会,昏暗地像是所有的霓虹都在沉睡。 有时候,我觉得想你是乐的,否则怎么会,沉醉地仿佛隐形的神经都已苏醒。 苏州城外寒山寺;而我在自己的心里筑起了一座庙宇,以孤寂为钥匙,回忆混为水泥,一个人过着日常的空城计。执笔溅墨,宛若门外徘徊的心事婉约破碎。你不在这里。 西出阳关无故人;乐见佛光笼罩,莫使金樽独照。如是飞天,我化缘了一杯思念饮尽月牙泉,把海市蜃楼凿成了你的眉眼。你不在这里。

Continue Reading...

生命是拿来浪费的

穷得兜里连一张纸巾的现金都凑不足有时; 混的时候望见漂亮总不能浅尝辄止有时; 荡的地图还不会看就搭车翻山有时; 傻的想做什么,就做了。看似别无选择的选择不也是一种众多选择中的一种,自我矛盾的效益分析总是不敌一霎那、刀尖、划过眉角的热意。

Continue Reading...

文学的喜悦 The Joy of Literature

最近因为个台湾学生的缘故,姐再次捧起了《边城》、《永远的伊雪艳》、《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与诗集。 念到“自行车的铃声悬浮在空间”/“铃声把破碎的花香抛在悸动的长街”这一类的句子,不由得有一种很美的很愉悦的感觉。 暖暖的十四行,在最后的戈壁书写唯一的抒情,那些悲伤的、快乐的、兴奋的、绝望的一切。于是一切成烟。于是人一无所有了,于是人便成了宇宙。

Continue Reading...

双城记之三 老了

当我开始,听蔡健雅多于孙燕姿; 当我开始,看贾樟柯多于周星驰(更准确地说,其实我一直都不怎么看他的戏); 我发现我老了,老得很一发不可收拾。 开始对所有的花天酒地,完全丧失兴趣。 夜深了宁愿窝在这一床的被子,想远方的你。 想你,喜欢你是我所有的毫无逻辑、外露情绪;这偌大的城市撑不住一只,巴西蝴蝶的展翅可以酿成叫德克萨斯都语无伦次的悲剧。

Continue Reading...

双城记 之二 欲扬先抑的爱情

走在荒原,就像是走向爱情; 仙人掌都知道我,欲语还休的迁就。 杯觥交错间,就要见底了的你的难过, 弥漫成楼兰最后的一道传说。 拂过我的面容的冷风, 随胡笳孤雁一路旌舞。 用星光为你织布,由岁月熨平潮湿的领悟; 深夜里请记得放声高呼, 好唤醒山谷里的花攒锦簇。 从地底渗透出的沉默让树根都动容, 吹嘘人无尽的离愁。 除了离愁、离愁还有乡愁, 你是否还音容风流 --- 走向旷野,风起白云艅艎,我只待一无所获与心回。 花开不开,你在不在,你在哪里家就在那里。

Continue Reading...

每一个当下都是最理想的样子

少年人总爱憧憬,敝人也不特立独行,也曾想自己的人生会是怎样的光景。眼下的一切没有一样是如意想过的那般,而每当有人问起如何、是否后悔或者有遗憾过我觉得:每一个当下都是好的;无论是逝去的过尽千帆,还是现在的颠沛流离,我都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它存在的那一刻所该有的样子。就好像人不能踏进同样的河流两次,人也是瞬息万变的,每一份爱都不尽相同。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少不经事错把意气用事当作爱情,那是好的,因为煎熬够了经验值才有升级啊!

Continue Reading...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