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我觉得白昼是夜的,否则怎么会,昏暗地像是所有的霓虹都在沉睡。

有时候,我觉得想你是乐的,否则怎么会,沉醉地仿佛隐形的神经都已苏醒。

苏州城外寒山寺;而我在自己的心里筑起了一座庙宇,以孤寂为钥匙,回忆混为水泥,一个人过着日常的空城计。执笔溅墨,宛若门外徘徊的心事婉约破碎。你不在这里。

西出阳关无故人;乐见佛光笼罩,莫使金樽独照。如是飞天,我化缘了一杯思念饮尽月牙泉,把海市蜃楼凿成了你的眉眼。你不在这里。

这座城市繁花似锦,这座城市日新月异,而我绝望得只能呼吸。我倔强的船头,始终只想驶向有你的港口。就由岁月推敲,连身体都知道,宁愿有你随雾霾充斥管道,也不想让蓝天把时光燃烧。天的一端,岛的一角,海的彼岸,一步一步念念有词地用离愁把固执堆砌成汤池。任烛光把世事都参透,殆尽岁月的喧嚣,你是我心甘情愿的煎熬。

雨打芭蕉,谁在经殿将尘缘焚烧。那湾唇角惊动空门,沉沦了我所有的青春年少。

拈一指微笑,一纸微笑自宣纸淋漓成一片秋浓,湿透了黄昏的魂。清冷时节,为你赋一回洛神,踏一轮韶华的温吞。

山径闹清泉,松涛催夜眠,长笛歌短行,为你画地为牢。根本不需要思考,飞絮落花时候一登楼,烟柳不停休。年年事,去匆匆,惟愿西风未老。

任我数尽魏晋风流,忆一首雎鸠。不知是缘是劫,只叹姻缘何解,从每个人的全世界路过。我不转弯,我不停留,惟愿全盛的我不与你错过。